甜梦书包-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集
甜梦书包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架空 >

《错嫁良缘4海盗千金》作者:浅绿 - - 全本TXT小说下载

时间:2022-01-23 23:46 标签: 浅绿
《错嫁良缘4海盗千金》作者:浅绿 内容介绍: 本文为错嫁良缘续篇,与前文有些联系,但联系不大,可以单独看,不影响文章连贯性。 简介: 听说了么? 夙家数百年来,都只生儿子,如今这男儿堆里,终于盼到了一位千金! 真的?那还不万千宠爱于一身?!捧在手
 
《错嫁良缘4海盗千金》作者:浅绿
 
内容介绍:
  本文为错嫁良缘续篇,与前文有些联系,但联系不大,可以单独看,不影响文章连贯性。
  简介:
  听说了么?
  夙家数百年来,都只生儿子,如今这男儿堆里,终于盼到了一位千金!
  真的?那还不万千宠爱于一身?!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娇宠上天了!
  胡说什么呢,夙大将军戎马一生,夙氏一族威名响彻六国,夙家的子孙,即便身为女子,那也必定英姿飒爽驰骋疆场,巾帼不让须眉!
  于是京城的百姓为此一吵十六年,也没个结论。
  那么……
  将军府家的千金,究竟是什么样的?
    这个……谁知道……
  要不,问问海盗?!
 
本书标签:女强 古代 专情 宠文 励志
==================
《错嫁良缘续I海盗千金》
 
  ☆、楔子
  穹岳京都焕城
  初秋的日头,热烈得不输盛夏的骄阳,谁都怕被这秋老虎灼伤,街上冷冷清清,没什么人气。茶楼酒肆这般纳凉聊天的好地方,自然另当别论了。如今国泰民安,圣上贤明,既无战乱也无饥荒,百姓太闲了,总要找点事情打发时间。
  如今并非乱世,自然出不了什么盖世英雄的故事,才子佳人的风流韵事听多了,甚是无趣。即使如此,茶楼里生意依旧红火,因为有些话题,即使已讨论了十六年了,热度依旧不减。
  例如,京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三位千金。
  她们分别是,镇国将军府上,数百年来仅得的这么唯一一位千金,整个夙氏家族的心肝宝贝,夙素姑娘。丞相家中,龙凤双骄之一,楼相的掌上明珠,楼辰小姐。还有一位,便是自小不在宫中长大,却最得穹岳帝宠爱的燕甯公主。
  三位千金各有拥趸,今天争吵的焦点,就是三位究竟谁姿容更胜一筹。
  众人吵得脸红脖子粗,口沫横飞,第一次随着父亲出来跑买卖的少年,听得目瞪口呆,心痒难耐,最后实在忍不住问道:“你们说的……那三位小姐,在哪能见到?”这世上真有他们说得这样的美人么?他也好想见见啊!
  “见?”刚才还说得热火朝天的众人皆顿了一下,怪异地看了那少年一眼,哼哼道:“想得美,谁有那荣幸见过!”
  “啊?”少年傻眼了,喃喃道:“那你们怎么知道三位姑娘美若天仙,倾国倾城……”
  “母亲长得美,女儿自然也跟着美啦!”
  “什么都不懂的乡巴佬,没听说过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么。”
  “三位小姐天生丽质,美自然是不必说的,区别只是美到何种境界而已!”
  “就是,就是。”
  一下子被整个茶楼的人奚落,少年不高兴了,脸涨得通红,但又不敢反驳群情激奋的众人,就此闭嘴又不甘心,嚷道:“长得美有什么了不起的,女子重才情!那三位千金有何过人才艺?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哪样拿得出手,你们说说啊!”
  坐在少年旁边一桌的老汉,一副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瞥了他一眼,嗤笑道:“这些粗浅的东西,三位小姐肯定早已是信手捏来,不屑一顾了,还有更多厉害的才能,是你没见识过的。”
  少年被话堵得脖子都红了,急道:“那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厉害法?”
  众人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竟齐声笑道:“谁知道!”
  少年都想哭了,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说得这么开心?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少年的父亲摇摇头,心里不止一次感叹,京城的人,真是奇葩。他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一头雾水。既没见过人家姑娘长什么样,也不知道人家姑娘的才情,更不知人家姑娘的性情,光靠着自己的臆想,也能聊得热火朝天,吵得火花四射。
  这实在也不能怪京城的老百姓们,当年青家三姝名扬天下,被皓月当做“礼物”送到穹岳,顶着这样的身份,仍是俘获了穹岳最有权势的三个男人的心,这么多年来,楼相夫人青灵不知帮刑部解开了多少尸体上的谜团,将军夫人青末训练出的“苍鹰”,不仅在夙家军中是无敌的存在,更让各国将帅闻风丧胆。清妃青枫虽是后妃之一,却特立独行,在宫外打造了一个无人打扰的人间仙境,后拜在鬼医门下,成为鬼医关门弟子。
  这样传奇的女子,她们的女儿,众人能不好奇么?!
  只是不知三位青家小姐是不是当年被盛名所累,心有余悸,不想自家女儿再重蹈覆辙,将女儿藏得比什么都深,完全隔绝了全城百姓探究的目光。这世间的人就是这样,你越是捂得紧,他就越是好奇,越是未知,就越是期待。
  关于三位千金的事情,哪怕只是些蛛丝马迹,也会被无数次揣摩、放大,然后传播,毕竟老百姓的想象力是无穷的,于是就造就了现下这般奇景。不知三位夫人有没有后悔……
  那么令全城百姓心心念念,饱含着无限神秘色彩的三位千金,此刻,又在做些什么呢?是绣花还是扑蝶?吟诗作对还是对弈抚琴?初秋的午后,偌大的一方庭院里,三名年轻女子坐在一棵大树下乘凉,三人都长得极美,却又各有不同,坐在最靠门边的女子,一身青白衣衫,面色沉静如水,沉默的擦拭着手中的薄刃,那软剑薄入蝉翼,却是锋利无比。
  她身侧的红衣女子与她又是大不相同,绯红的衣衫衬得她面容娇艳,眉心间一颗朱砂痣,更是红艳似火,她坐姿挺拔,眉宇间英姿飒爽,周身透着一股贵气,相比之下,她身边的白衣女子就懒散得多了,一手托着下巴,一手拿着茶,猫一般的眼睛里带着算计的笑,而她毫不掩饰,“辰姐姐,甯姐姐,再过几天,就是我十六岁生辰了,你们……没有什么表示吗?”
  红衣女子看向她,爽快的问道:“你想要什么表示?”
  “哎呀,送什么都是你们的心意,哪有让寿星自己提出要什么礼物的?”
  “心意?”燕甯蹙了蹙眉,不过很快回道:“这简单。”
  看她竟然真的不再问,夙素心下有些急了,话锋一转:“不过呢……我这么善解人意,是不会让两位姐姐伤脑筋的。我就勉为其难提要求吧。”
  早知道她有所求,燕甯笑道:“说吧。”
  “咳咳。”假意咳了两声,夙素扬声说道:“我想要……”那尾音拖得长长的,半天也没有下一句,燕甯一脸的不耐:“说!”
  夙素吐吐舌头,回道:“我要琳琅夜明珠。”
  燕甯皱眉:“你要它作甚?”
  夙素嘿嘿一笑,也不作答,坐在一旁拭剑的人冷冷地开了口:“怕是把军房里的夜明珠弄坏了,想找来充数吧。”夙家的军房有一处是用来研制火石兵器之所,不得近火,琳琅夜明珠比普通夜明珠亮得多,用来照明最好不过。
  夙素脸一红,急道:“哪有?!”
  楼辰微微抬头瞟了她一眼,在她清冷的目光下,夙素撇撇嘴,没得反驳。
  原来是又闯祸了,燕甯好笑:“你有十八莲步傍身,还怕被小姨抽筋剥皮啊。”
  说起十八莲步,当真是这天下间独一无二的无上轻功。快比飞鸟,身似惊鸿,只需一眼的时间,那身影便可飞闪出数十丈之外,提气一跃,不需借力便可云梯直上,可达十丈有余。
  她真要跑起来,夙凌怕也是赶不上的。话说夙素能炼成这门绝技,实在要感谢她娘亲顾云。身为夙家唯一的千金,夙素向来谁都不怕,就连那高高在上的皇帝姨丈,她偶尔也敢顶嘴使坏的,唯独一个人,只需轻哼一声,她立刻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耷拉下来。只是这夙姑娘自小便不是个乖巧之人,要她不捣乱偷懒,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从小到大自然少不得被顾云修理。
  因着顾云剑法高超耐力惊人,偏偏不会轻功,为了能躲过顾云,夙姑娘其他功夫平平无奇,脚下功夫可丝毫没有闲着,苦练轻功,从她十二岁之后,顾云便很少能在气头上逮到她过。
  就像……现在,楼辰和燕甯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白影流光一般的闪过,桌上只剩下被匆匆扔下的茶杯还在咕噜咕噜的转,哪里还有夙素的影子。两人对看一眼,嘴角微微抽动,不消说,定是小姨来了。果不其然,一声低呵在门外响起:“夙素——”跑得再快,终是要被罚的,校场蛙跳了三十圈,夙姑娘在众人怜悯的目光下,两条腿抖得像筛子似的挪回了房间,在床上赖了两天,终是迎来了她十六岁生辰。
  闺阁厢房里夙素懒散的躺在床上,就算屋里来了人,也赖着不起来。
  “夜明珠还要不要了。”燕甯手里把玩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即使是大白天,都还能看见它淡淡的光辉,夜色中自不必说了。
  床上的人白了她一眼,翻了个身,哼道:“不要了,都挨罚了,还要它干嘛。”
  一只白皙的手忽然伸了过来,夙素看着面前的锦盒,开心的坐了起来,急不可待的打开,锦盒里躺着十来颗墨绿色药丸,淡淡的药香沁人心脾。夙素眼前一亮:“暖馨丸?!还是辰姐姐最好!”
  卓晴为了医治调理楼夕颜的身体,潜心学中医,中西医结合,医术是越来越好了,楼辰自小聪颖,耳濡目染之下,医术自然不低,她偶尔还会做一些活血化瘀,止痛生肌之类的药丸,对于夙姑娘这种时不时要挨剐一顿的主来说,自然是好东西。
  楼辰淡淡地回道:“省着点用。”
  “知道的知道的。”夙素一边说着,一边把两颗药丸丢进嘴里嚼了起来。
  燕甯摇摇头,都已经疼了几天,忍忍也就好了,她还连吃两颗,这叫省?反正楼辰都不说,宠着她,燕甯也懒得说她,将手中一个长方形盒子递了出去。
  什么东西?夙素有些好奇,打开盒子一看,竟是一张牛皮制的穹岳地图。
  地图这东西确实少有,若换了寻常人家,也算是珍贵之物,只是对夙素却是一点吸引力也没有,夙家各种地图多得是。夙素意兴阑珊的把地图丢回盒子里,问道:“甯姐姐,你送我地图做什么?”
  将地图拿出来,铺在桌上,燕甯眼光落在地图某一处,目光有些灼热,“整天闷在京城,你们都不觉得无聊吗?”
  “当然无聊啊。”看看摊在桌上的地图,再看看燕甯,夙素终于舍得爬起来,撑着下巴,笑道:“甯姐姐,你是不是想到什么好玩的事情?”
  燕甯抬起头来,颇有些神秘的笑道:“不如我们打一个赌吧。”
  “怎么个赌法?”
  “天下之大,看谁能凭自己的本事找到一件珍宝。一年为期,明年这个时候咱们比一比。”
  “一年?这是要离家出走啊?!娘非扒了我的皮不可。”夙姑娘嘴上这么说着,眼中却闪着点点兴奋的光芒。
  “那你到底赌不赌?”
  “赌!”一个字,把夙姑娘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展示得十足十。
  燕甯看向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楼辰,楼辰素来是个面瘫,又不多话,但是心思却异常敏锐,燕甯显得有些紧张,“你呢?”
  楼辰扫了一眼桌上的地图,再看了一眼燕甯,难得的扬了扬嘴角,回道:“好啊。”
  三更天,夜色笼罩下的皇城寂静而清冷,三道身影一路狂奔到城墙之下,一跃而起,竟攀上墙头,再纵身一跃,便轻盈的落到城墙之外,三丈有余的城墙,对于她们来说形同虚设,可见三人武艺不凡。
  三人跑出百来丈后便停下脚步。
  “一年为期。”
  “保重。”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