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书包-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集
甜梦书包
当前位置: 主页 > GL百合 >

《赘A只想安静咸鱼(GL)》作者:秃毛鸽(43) - - 全本TXT小说下载

时间:2021-12-09 14:55 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娱乐圈 婚恋
凌灏渊的呼吸都停顿了一瞬,他抿了抿唇,紧张道:是词儿哪里不好吗?我尽量改。 迟鹰扬问道:你用气势威胁考官,让考官给你通过了吗?第一列的词儿,和第二列前半句的词儿,都在将军的角度写他;而最后半句,却突然
  凌灏渊的呼吸都停顿了一瞬,他抿了抿唇,紧张道:“是词儿哪里不好吗?我尽量改。”
  迟鹰扬问道:“你用气势威胁考官,让考官给你通过了吗?第一列的词儿,和第二列前半句的词儿,都在将军的角度写他;而最后半句,却突然换了个人,转折不流畅,不行。要么第一列写一个人,第二列写另一个人;要么全写一个人。”
  凌灏渊这会儿才知道,先生虽然不会写词儿,但还是挺会听的。
  凌灏渊思考了一阵,艰难道:“这有点难倒我了,不太好改,第二列前半句的格律是仄仄仄、仄平平、平平平——”
  迟鹰扬:“我懂了,你想不出来怎么仄仄仄,就干脆用了干干干三个叠字。”
  凌灏渊满头大汗道:“虽然不擅长,但我会努力改的。”
  顿了顿,凌灏渊又更加大胆地补充道:“希望,先生,能明白我的心意。”
  那鹰隼般的眼睛忽然看了过来,如同一汪深潭,忽然深沉如水,迟鹰扬顿时懵了。
  啥心意。
  迟鹰扬别过脑袋去。
  哎呀,为什么他的脑子里满满的都是尽情欢。
  这种心意真的是豁出去了。
  可别再溜他了。
  迟鹰扬叹了一声,以袖遮脸,装嫩了一下,依旧丑拒道:“不行的,特别是最后那半句,实在是,令人害羞,我背不出来。”
  凌灏渊:“……”
  他自己这么写,他也很羞耻的。
  这么直白、这么热烈的词儿,要不是确实写不出来了,他也、也不敢给迟鹰扬过目。
  但见先生这样害羞,凌灏渊竟然想逗他一逗。
  先生如此表现,果然是喜欢他。
  不过,目前还是先不逗了,以后的日子,长得是。
  凌灏渊摆正了脸色,给十分正经地给解释了一下:“是这样的先生,因为最后三个字,格律是仄平平,我本来想把词牌名填进去,但后来发现,格律不对,不能这样填。而入赘考核,需要考生们表明对将军的钦佩和心意,所以,我想,即使直白一点,也是可以通过的。”
  迟鹰扬依然丑拒:“你再想想,我念不出来。要不这样,把夜里见面改成白天吧,尽情欢也不要了,换个别的词儿。”
  迟鹰扬的嗓音犹如珠玉叮咚,清朗动人,在迟鹰扬说尽情欢的时候,连凌灏渊也有点……凌灏渊勉强稳住,点了点头,说道:“好的先生,等我几天。”
  又要押韵,又要平仄,考官还畏惧他的Yín 威,都说他写得很好。要怎么改,真令人头秃。
  迟鹰扬见他为难,放下袖子,稍微鼓励了一下:“你也不善作词?”
  凌灏渊不愿意承认自己不行,抿唇道:“我可以办成的,先生。”
  迟鹰扬微笑:“其实诗也好词也好,能表达自己情感就好了,格律的平仄和押韵,无须太过介怀。”
  凌灏渊眼前一亮!
  把词儿改了一下,凌灏渊把新的词儿念了出来:“铿锵刀劈人翻,挽河山,明月乘云踏马、战鏖酣!干干干!干夷蛮,沙漫漫。日夜盼君凯旋,相见欢。”
  依旧铿锵有力,把尽情欢改掉了,没那么羞人了,可是格律也对不上了。
  可是,迟鹰扬不介意那么多,跟着念了一遍,终于首肯道:“行叭。”
  凌灏渊紧张道:“但是还得改改,这种格律是不对的。”
  拿出去考核,可能是要丢人的。
  迟鹰扬摆了摆手:“不用改了,就这么办。你也不擅长这个,你的心意,我明白了。”
  如果这词儿给考官们都看过,那将军亲手给他写的,百分百能过。又不是真的评比词儿谁写得更好,将军亲手写的,谁会管格律对不对呢?
  凌灏渊深深地了一口气,好歹稳住了,平稳道:“谢谢先生。”
  尽管迟鹰扬摆手的姿势随意,可看在凌灏渊眼里,又是这么的迷人。先生终于松口了,把词儿送上门之后不会跑了,有什么还能比这事更高兴的吗?
  ……
  傍晚,陆陆续续的,为故去的战友寻在世亲人的将士们下了值,都相继来了。
  叶季歌也在此列。
  叶季歌来回观察了一下,凑到去凌灏渊身边,问道:“先生脸色不对,有些喜意,将军,您也满面桃花的,您搞定先生了吗?”
  神差鬼使的,凌灏渊摸了摸自己的脸:“很明显吗?”
  叶季歌:“明显!将军您的眼睛都在笑,像毫发无伤、打了胜仗那么笑!”
  凌灏渊承认道:“是的,算是搞定一半,先生松口了。”
  都愿意背词儿,还说明白他心意了。
  剩下的,还有骑射,比武什么的,很容易解决。
  只是才艺,他帮不了先生。
  不知道先生会什么才艺?现场算命,可能,也是可以的?
  忽然,凌灏渊从思绪来醒悟过来,警惕地看着叶季歌:“你来做什么。”
  叶季歌十分冤枉:“我来给故友寻亲,将军,您不能见色忘友,把我赶出去。”
  凌灏渊:“……”
  叶季歌好奇道:“将军,您是怎么搞定先生的?”
  凌灏渊瞥了他一眼,轻描淡写道:“那有什么,先生本来就想入赘。我根本没做什么。”
  叶季歌:“???不信!”
  在轮到叶季歌的时候,叶季歌偷偷摸摸的问了迟鹰扬:“先生,您决定了入赘了吗?”
  迟鹰扬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不啊。”
  叶季歌:“???”
  为什么,将军和先生的回答,如此难以理解。
(甜梦书包:www.bookbao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书包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