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书包-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集
甜梦书包
当前位置: 主页 > GL百合 >

《赘A只想安静咸鱼(GL)》作者:秃毛鸽(93) - - 全本TXT小说下载

时间:2021-12-09 14:55 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娱乐圈 婚恋
迟鹰扬伸出一根手指头,点在了托盘上撒出来的酒液上,就这样随随便便的,用酒液在托盘里画了一个圈。 其实说随便也不算太过于随便,迟鹰扬徒手画的圈圈可圆了,比用工具话画的正圆还要圆,惊了满座的宾客。而让宾客
  迟鹰扬伸出一根手指头,点在了托盘上撒出来的酒液上,就这样随随便便的,用酒液在托盘里画了一个圈。
  其实说随便也不算太过于随便,迟鹰扬徒手画的圈圈可圆了,比用工具话画的正圆还要圆,惊了满座的宾客。而让宾客们更加惊讶的是,当迟鹰扬画完圈圈,真的有小小的、黑黑的蚊子,嗖的一下飞进去圈圈里!
  这还不止,飞进圈圈的蚊子,还在圈圈里转来转去,好像真的被圈住了,飞不出去似的!
  接着,飞进去的蚊子还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嗡嗡嗡的声音不绝于耳。在托盘的圈圈里,飞成一条小黑柱。
  飞着飞着,蚊子们渐渐的,就飞得越来越歪、越来越慢,还像醉倒了似的,躺在了托盘上,蚊子叠着蚊子,摇头晃脑地稍息着。
  宾客们不禁围了上来,一个个都看得口瞪目呆:“……太厉害了!”
  “附近的蚊子都被抓进来了吗?”
  “驸马府的以后夏天多舒服!不用被蚊子咬了!”
  ……
  只是,渐渐的,托盘上面,画了圈圈的酒液,慢慢的,都蒸发了,蚊子们开始蠢蠢欲动,看得宾客们纷纷紧张道:“这些蚊子,就不要放出来咬人了吧!”
  “但是在婚宴上杀生,似乎不太好。”
  “得请驸马爷继续关着它们。”
  ……
  酒迹一干,迟鹰扬做的事,都在宾客们的意料之外。
  他敲了敲桌面,轻笑着说道:“去吧,去把你们毒倒的人抓出来。”
  宾客们:“???”
  毒倒是什么意思,那酒里真的有毒??
  李纯厚也愣了愣,问道:“仙师,这是——”
  李纯厚他们太卜署的,提前测过了,今天明明平安无事的呀?
  迟鹰扬笑道:“无妨,呆会就知道了。”
  没有圈圈关注的蚊子,飞快地集队飞了出去,那一队黑乎乎的队伍,发出了嗡嗡嗡的声音,让宾客们纷纷躲开。
  只是,蚊子们放过了宾客,直接往外飞去。
  在另一间房的外面,守着的小厮,被集队的蚊子疯狂吸血,吸得满脸都是包,直接晕倒了过去。
  守在小门边上的、道路中间的、厨房里的小厮们,也陆续被吸晕了。
  而那一队还没饱的蚊子,浩浩荡荡地飞出了驸马府,向二皇子的王府和皇宫里飞了过去。
  ……
  皇宫里。
  在老皇帝和太子震惊的目光中,穿着一身玄衣的凌灏渊从宫外赶来、入团参战,正准备挥刀劈人,忽然,在他面前的刺客们,脸都被一堆黑色糊住了。
  凌灏渊:“……???”
  没多久,刺客们露出来的额头,都长满了一个个包,并且凄惨的后脑勺着地、软软的倒了下去。
  凌灏渊都还没拿刺客们开刀呢,刺客们就一个个倒了。
  倒得最惨的那个刺客,从屋顶上滚落下来,被一起滚落下来的瓦片砸了一脸。
  凌灏渊:“……??”
  皇宫的侍卫们虽然也奇怪,但觉得是镇国大将军太神了!一定用了什么不知名的功法,才不费吹灰之力,能让刺客们纷纷倒下!
  震惊归震惊,侍卫们一拥而上,把刺客们搜身搜出来武器暗器,把他们都捆了个结实。
  老皇帝见过大风大浪,很快就让人把刺客们都押下去审问,又对凌灏渊问道:“渊儿,大好日子,你不在驸马府,进宫来干什么?”
  凌灏渊说道:“先生预感到今晚会有人潜入皇宫刺杀,知道我不放心,特地放我出来看看。”
  老皇帝摆了摆手,望着因为吸血而变得肥大的蚊子们远去的背影,说道:“行了,你的大好日子,别见血杀’人,安心回去吧,看来驸马先生已经帮忙搞定了。”
  凌灏渊命皇宫护卫们好好防守,这才遵命出宫,摸黑回到驸马府。
  驸马府里。
  宾客们不敢破坏镇国大将军和迟鹰扬的好日子,早早散去。迟鹰扬穿着大红婚服,守着两支摇曳的红烛,眼睛盯着门口的方向。
  漆黑的瞳孔中,映照着两簇红火而明艳的火焰,灼灼有神。
  房门打开,凌灏渊带着一股风冲了进来,见到一双眼睛都亮晶晶的迟鹰扬,凌灏渊的心里也都被点亮了,欢喜道:“先生,久等了!我回来了!你真的料事如神!!那些蚊子,是先生您派来的助手吗?”
  迟鹰扬站起身来,迎了上去,一根食指伸出,撩起凌灏渊额边垂落的发丝,轻笑道:“对,吉日不宜见血。”
  凌灏渊欣喜道:“多谢先生!刺客们都不知道潜伏多久了,人多势众,如果没有那些蚊子,我们得厮杀很久才能搞定,也不知道会造成多少伤亡……”
  迟鹰扬微笑着听着,把脑袋凑了过去,笑道:“还叫先生?”
  凌灏渊顿住,喊了声:“夫君。”
  “小渊,”迟鹰扬白嫩的指背,缓缓扫到凌灏渊的侧脸上,直白道:“我真的久等了。”
  凌灏渊一听,身体的热度瞬间蒸腾起来。从脸上被指背抚过的地方起,突然升高的热度往四周蔓延开去……
  凌灏渊哑然道:“我也是久等了。”
  竟然如此直白!
  迟鹰扬不禁失笑,取了合卺杯来,把凌灏渊拉到床上坐着,一人握住合卺杯的一边,一同倒了下去。
  婚房内,燃烧着的红烛,摇摇曳曳、红红艳艳,发出噼里啪啦、火花四溅的声音……
  ……
  夜深了,凌灏渊默默地想:
  先生,哦,不,夫君,怎么会是豆腐夫君呢!虽然看上去和豆腐一样滑嫩,可实际上,夫君却完全不豆腐!反而、反而——
(甜梦书包:www.bookbao88.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书包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