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书包-TXT电子书免费下载全集
甜梦书包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作者:紫金陈 - - 全本TXT小说下载

时间:2022-01-18 13:18 标签: 紫金陈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作者:紫金陈【完结】 文案: 如果法律有性别,那它一定是母的,因为它不公。 当了半辈子警察的老好人叶援朝做梦也想不到,退休前会沦落到家破人亡。 一年前,叶援朝的独生女叶晴与县纪委书记儿子交往不久,提出分手,双方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作者:紫金陈【完结】
 
文案:
如果法律有性别,那它一定是母的,因为它不公。
  当了半辈子警察的老好人叶援朝做梦也想不到,退休前会沦落到家破人亡。
  一年前,叶援朝的独生女叶晴与县纪委书记儿子交往不久,提出分手,双方发生争执,这位公子哥一怒之下,开车把叶晴当场撞死。后经公*安、交警联合认定属于交通事故,因为本案事实清楚,所以法院决定不公开审理,检察院不以刑事罪名公诉,最后仅赔钱了事。
  为此事,叶援朝妻子一直要上访,但都被这位委曲求全的老好人劝阻,本着息事宁人,死者不能复生的态度,劝慰妻子。妻子与他争吵不断,患上严重抑郁症,最后跳楼自尽。
  瞬间,叶援朝幸福的小家就剩他孤零零一人。在妻子七七忌日的晚上,他喝着闷酒,悲伤大哭。一阵宣泄之后,他掏出了那把多年来从未扳动过的***。
  这时,一双年轻温厚的手握住了他的肩,告诉他,就让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吧。
 
 
楔子
 
  如果法律有性别,那它一定是母的,因为它不公。
 
  当了半辈子警察的老好人叶援朝做梦也想不到,退休前会沦落到家破人亡。
 
  一年前,叶援朝的独生女叶晴与县纪委书记儿子交往不久,提出分手,双方发生争执,这位公子哥一怒之下,开车把叶晴当场撞死。后经公安、交警联合认定属于交通事故,因为本案事实清楚,所以法院决定不公开审理,检察院不以刑事罪名公诉,最后仅赔钱了事。
 
  为此事,叶援朝妻子一直要上访,但都被这位委曲求全的老好人劝阻,本着息事宁人,死者不能复生的态度,劝慰妻子。妻子与他争吵不断,患上严重抑郁症,最后跳楼自尽。
 
  瞬间,叶援朝幸福的小家就剩他孤零零一人。在妻子七七忌日的晚上,他喝着闷酒,悲伤大哭。一阵宣泄之后,他掏出了那把多年来从未扳动过的手枪。
 
  这时,一双年轻温厚的手握住了他的肩,告诉他,就让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吧。
 
 第一章
 
  大部分民众忍耐力很高,这点深得官员们的喜欢。
 
  你叫他闭嘴,他就闭嘴;你骂他,他决不还口;你揍他,他还能给你笑一个;甚至你突破了他容忍的底限,谁知,他还有更低的底限,继续息事宁人维系他的生活。
 
  于是你误会了,以为人都是这么好欺负的,你觉得自己很强大,权力在手,无所顾忌。
 
  可你不要忘了,世上还有一种人,他们很记仇。
 
  当最后一根稻草压垮了骆驼,于是,兔子开始咬人了。
 
  晚上十点半,现场到处都是照明灯,当然,这里不是开演唱会,而是刚出了起命案。
 
  宁县公安局除了文职人员,几乎所有人都来了。
 
  县检察院检察长王宝国被人割喉杀于自家别墅门口,把当晚全县领导都惊得从酒桌上跳起来。
 
  侦查圈围了方圆近100米,警察、法医、警犬、各色闻讯赶来的领导熙熙攘攘。
 
  侦查圈外,县公安局局长正忙着打电话向上级汇报情况,主管刑侦的副局长江伟焦急地在一旁踱步。
 
  几分钟后,县局的法医从人群中出来,眉头紧皱。
 
  “怎么样?”江伟急躁地冲上去问。
 
  法医面色很凝重:“一刀割喉,直接割破气管,手法极其干净利落。”
 
  “其他呢?”
 
  “车上财物分毫未动,就把人杀了。”
 
  江伟瞪着他:“那就是仇杀?”
 
  法医点头:“应该错不了。”
 
  江伟抿抿嘴,继续问:“凶手留下什么没?”
 
  “一个脚印。”
 
  “一个脚印?”
 
  “恩,我初步看了下,应该是王院长下车正要走过去掏钥匙开他家别墅的铁门,背后突然一人冲上来,一刀割喉,随即在他背上猛踹一脚。从现场痕迹看,这一脚足足把王院长踢出了两米远。”
 
  江伟一时间还没想明白:“为什么割喉后还踢了一脚?”
 
  法医道:“大概是凶手怕颈部动脉喷出的血弄脏自己,所以猛踹一脚。这个脚印留在王院长的夹克背面,非常清晰。”
 
  一直忙到半夜,县检察院检察长王宝国被杀一案的基本案发经过大致弄清楚了。
 
  王宝国住在金星小区,金星小区是个中等规模的小区,有多层、小高层和别墅,王宝国住在小区后侧的别墅群。
 
  小区内有多个监控。但昨天电力公司已经贴出公告,今晚6点到明天早上6点,线路检修,附近区域停电一晚。所以今晚是没有路灯的,不光如此,监控机房也停电,小区的监控探头派不上任何用处。
 
  更糟糕的是,现在是深秋,天气冷,今夜又是阴天,光线差,案发前后附近区域估计也没什么行人。
 
  报案人是王宝国的邻居,一位做生意的老板。报案时间是晚上八点半,他从外归来,经过旁边时,看到王宝国车子停在门口,车灯亮着,另一侧,王宝国伏倒躺在血泊中。
 
  王宝国今晚和朋友一起,据朋友描述,他大概八点不到回家,预计八点十分左右会到家。而报案时间是八点半,也就是说,王宝国死后仅过十几二十分钟就被人发现了,警方也是在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现场保留很完整。
 
  从现场迹象上,当时王宝国下车准备掏钥匙打开自家别墅的铁门,就在此时,一个男人从背后扑上,用锋利的匕首一刀割破王宝国的咽喉,从伤口看,这一刀刺入很深,直接切断气管,使王宝国甚至都没来得及发出声音,这才使他老婆在屋内都没注意到外面的情况。
 
  男人割喉用的是右手,也是大部分人的习惯,这点并无出奇。
 
  割喉的同时,凶手为防劲动脉喷射的血液溅到自己,一脚踢在王宝国背上,将王宝国踢出两米远,在死者衣服背面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脚印。
 
  从现场遗留血迹看,凶手最多只是手上沾了点血,身上衣着没受影响,所以一旦凶手逃离现场,恐怕很难被人看出他刚杀了人。
 
  至于凶手作案中,有没有留下其他包括DNA在内的证据,还有待进一步的侦查。但根据已知情况,凶手是背后突然杀人,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凶手并没有与王宝国发生正面的肢体冲突,恐怕很难留下DNA之类的证据。
 
  在犯罪经过初步调查结束后,江伟和局长商量了下,安排几个人留下看护现场,其余人先回去休息,等明天天亮再具体规划。
 
  第二章
 
  会议室里气氛紧张,县局刑侦队的全班人马外加县局所有领导,包括一大早省里和市里下来的领导、专家、刑警齐聚一堂。
 
  桌子一头坐着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男人,气定神闲,一望而知便是这里级别最大的官。
 
  他叫高栋,是市公安局的刑侦副局长,全省公安系统闻名的刑侦专家,多次获得公安部表彰。他岳父还是市政法委的书记,常委领导班子成员,可谓是个要能力有能力,要背景有背景,要关系有关系的人物。
 
  检察院一把手被人割喉杀于自家门口,这不是一般的大案,这是报备到公安部的特大刑事命案。
 
  一大早,省里召开专项会议,成立专案组,最后决定此案交由市刑侦副局长高栋督办,因为一则考虑到高栋能力强,办案经验丰富,二则县局的刑侦副局长江伟曾是高栋的下属,高栋督办此案容易协调管理当地警力资源,三则高栋背景硬,人脉广,办案中需要各兄弟单位的协调工作,他出面最好。
 
  高栋平静地听完江伟的案情介绍,问:“今天县里法医的最新调查有什么进展?”
 
  下面坐着的一位四十多岁的法医汇报:“昨晚开始我们一直在做物证鉴定,到现在为止,现场仅发现了一个凶手的脚印。从鞋的纹路上看,是一双皮鞋。鞋子大小是40码。除了王院长身上留下的这个脚印外,附近水泥地上也找到几个,但水泥地保留脚印有困难,所以我们的提取和鉴定工作很难进行,这块目前交接给市局的法医组做进一步的分析。初步判定结果是凶手身高在165到175之间,体重在120到170斤之间。”
 
  高栋不禁皱眉:“这个结果范围太大了。”
 
  一刀割喉,随即一脚踢出两米远,毫无疑问凶手是男性。但男性40码的脚印,正常情况下身高就是在165到175间,根本不用法医鉴定。而水泥地弹性差,鉴定凶手体重更是困难。
 
  法医尴尬道:“范围……是挺大的,不过背上这个脚印虽然清晰,却是凶手一脚的巨大外力作用下踢到王院长背上,这种情况下判断脚印所有人的实际身高、体重会有很大困难。而水泥地的弹性差,鉴定脚印的工作也不会太乐观。”
 
  “周围花坛之类的地方没发现脚印?”
 
  “没有。”
 
  高栋抿抿嘴:“其他的呢,诸如凶手是否也受伤了?”
 
  “没有,可以肯定凶手没有被王院长的最后挣扎抓伤,因为这一切发生太快,割喉和踢出王院长的动作,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发生的。我们检查王院长的指甲,也没找出任何可疑的皮肤和衣服纤维组织。说明王院长和凶手未发生直接的肢体冲突。”
 
  “就是说,除了那个脚印,凶手压根没在现场留下任何包含他DNA的证据?”
 
  “是的。”
 
  高栋思索一会儿,又问:“凶器是匕首已经完全确认了?”
 
  “恩,是一把较长的匕首,很锋利,市局法医组同志也看过,这项结论没问题。”
 
  江伟补充道:“金星小区内外及周边附近路段我们都进行了地毯式搜查,没找到凶器。”
 
  高栋点点头:“看来凶手作案后把凶器也一同带出了现场。”
 
  他思索一下,继续道:“现在唯一能肯定的一点,这是百分百有预谋的仇杀。因为人和车上财物没动过。并且,凶手是从背后袭击,表明王宝国回家时,凶手正在他家门外的某个位置蹲点。显而易见,凶手是有备而来,目标明确,下手干脆。而且凶手偏偏挑了昨晚,昨晚小区停电,没有路灯,监控也全然无用。诸位想想,凶手挑昨晚下手,这是巧合吗?”
 
  很多人都摇摇头,这案子很明显,敢对检察院检察长下手,凶手也一定知道后果,这一刀下去,就将制造出一个省市县三级轰动的大案。从杀人方式上,手法干脆利落这一点看,凶手也是有备而来。而案发当晚刚好停电,这显然不是巧合。而是凶手特意利用了停电的机会。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