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书包-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甜梦书包
当前位置: 主页 > 近代现代 >

《泡沫之夏》作者:明晓溪【第二部完结】

时间:2022-01-23 23:04 标签: 明晓溪
第二部 Chapter 1 HBS的休息室。 空气紧绷得令人窒息 为什么骗我?! 我和你 欧辰的声音干哑,看着她唇上刚被吻过的嫣红的痕迹,他闭了下眼睛,努力压抑着胸口的怒火:既然以前我和你是在一起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当我问你的时候却要欺骗我? 尹夏沫心
 
 
 
第二部
 
 
Chapter 1
  HBS的休息室。
  空气紧绷得令人窒息……
  “为什么骗我?!”
  “我和你……”
  欧辰的声音干哑,看着她唇上刚被吻过的嫣红的痕迹,他闭了下眼睛,努力压抑着胸口的怒火:“既然以前我和你是在一起的,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当我问你的时候却要欺骗我?”
  尹夏沫心底黯痛。
  她说不出话来,也不知该如何去说。原以为既然失忆了,只要没有人去提醒,他就再也无法想起,那些过往的感情和痛苦就会如烟云般消散了。可是,他竟然会如此固执,倔强地翻找出以前的痕迹。
  望着欧辰冰冷愤怒的俊容。
  她恍惚失神。
  真的能够把他完全忘记吗,过往的岁月里自己对他真的没有感情吗?可是她并不想再重复五年前的生活,就像藤蔓紧紧缠在大树上,大树一旦消失,藤蔓顿时无依无靠只能等待死亡。
  “因为……”
  握紧手指,尹夏沫避开欧辰逼视的目光,忽略掉心底隐约的疼痛,她低声说:
  “……因为没有必要告诉你。”
  欧辰身体一震,哑声说:
  “什么叫做‘没有必要’?!……而且,就算你觉得没有必要,又有什么权利可以欺骗我?!”
  胸口阵阵冰冷。
  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滑稽戏里的小丑,用所有的气力和心血来追忆的过去,原来在她的眼里只是一段“没有必要”的过去。
  望着欧辰沉黯痛苦的神情,洛熙微笑。
  时光果然是可爱的东西,当初因为“欧辰少爷”不喜欢他出现在夏沫身边,他就必须马上离开已经熟悉和投入了感情的尹家。虽然最终将他送去英国读书,可是那种如垃圾般被丢弃的羞辱感他从来没有忘记过。
  而如今——
  痛苦屈辱的人终于换成“欧辰少爷”了吗?
  “我们已经分手了。”
  尹夏沫的声音飘荡在空气里,目光却静静地落在欧辰右手手腕的绿色蕾丝上。华丽繁复的花纹,颜色已有些发旧,层层叠叠缠系在他的手腕,轻盈地无风自舞。
  “什么?!”
  欧辰的心口如被重锤狠狠击下!
  她静静地看着他手腕上的绿蕾丝,低声说:“五年前就已经分手了,自然没有必要再让你想起。”
  欧辰面色苍白,半晌才逼问道:
  “为什么分手?”
  尹夏沫沉默片刻,说:“分手还能有什么原因呢?不喜欢了,不想在一起了,于是就分手了。”
  五年前的樱花树下,她将绿蕾丝扔向夜空。
  那一刻。
  她已然选择了决裂与遗忘。
  只是面对失去记忆的他,她却无法做到冰冷地将过往一切全盘讲出。这时她才明白,毕竟还是曾经喜欢过他的,那么,就让往事云淡风清地彻底结束吧。
  胸口仿佛有血气翻涌,欧辰的嘴唇也变得煞白,而僵硬冰冷的面容在努力维持着他最后的自尊,背脊笔直如冰雕一般。
  他无法相信她的解释。
  如果只是平淡得无须提起的分手,为什么,在那些夜夜纠缠的噩梦中,伤痛会那样彻骨。如果失去记忆之后再次看到她,对她的感情依然如此强烈,那么五年前的他,怎么可能那样平静地跟她分手!
  “我不相信。”
  欧辰的声音冰寒入骨,然后,他用力抓起尹夏沫的左手,转身向休息室的门口走去。无法容忍在他和她的空间里还有第三个人的存在,他要单独和她在一起,他要知道五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跟我走!”
  被他拉着向门口走去,尹夏沫惊愕地挣扎,然而他愤怒的手指就如冰冷的铁箍一般,她根本无法挣脱,眼看着就要被他拉出休息室。
  “欧辰!……”
  她失措地低喊。
  突然——
  一只纤长的手握住尹夏沫的左臂,那突如其来的力量使得欧辰的脚步被迫停了下来,他皱眉看去,果然,是洛熙也抓住了她,正似笑非笑地露出嘲弄的神情。
  “放开她!”
  看着洛熙的手放在她洁白的手臂上,欧辰克制着想要杀人般的怒意。
  “哈,似乎说这句话的应该是我才对吧。”洛熙的唇角露出不屑的笑意,“你凭什么对沫沫动手动脚?就算沫沫五年前曾经和你在一起过,可是,现在她是我的。”
  “她是我的!”
  欧辰冰冷地沉声说。
  洛熙迎上他的目光,却是漫不经心。
  “她是你的?”
  洛熙懒洋洋地微笑,轻轻俯下头,向尹夏沫的双唇吻去,慢慢地,仿佛宣告所有权般,他亲吻向她的双唇。
  当洛熙越来越近——
  当她的双唇可以感觉到洛熙的温度时——
  尹夏沫突然闭上眼睛——
  闪开了那个吻……
  欧辰伤痛的情绪如此明显,她黯然,上次在医院,她试图借由洛熙的出现使得欧辰远离她,可是,欧辰那受到伤害的神情竟然让她为之心痛。
  她只是不想再和欧辰有交集。
  而并非要他痛苦。
  “你……”
  洛熙的动作僵住,他怔怔地看着将头闪开的夏沫,握着她的手不由自主地松开,眼中飞快地掠过一抹受到伤害的痛楚。
  这时,欧辰已经用力将夏沫拉到自己身后。他再也无法忍受洛熙三番四次对她的轻薄,愤怒之下,挥拳打向洛熙的面部!
  一道凌厉破空的风声迎面而来!
  洛熙险险躲开。
  他定睛看去,只见夏沫被护在欧辰身后,那两个人仿佛是一国的,而他仿佛是被隔离出去的。洛熙心口酸痛,顿时也忘记了理智,也挥拳向欧辰打去!
  “够了!”
  尹夏沫挣脱欧辰的束缚,冲到两人中间。洛熙大惊失色,却无法完全收住拳势,只能努力将方向偏移,指骨擦着她的面颊打过去,一道雪白的痕迹在她肌肤上划开。
  “你们在做什么?象小孩子一样幼稚地打架吗?!”
  她眼睛里充满怒意,脸颊上被洛熙指骨擦伤的痕迹渐渐转红,鲜红得刺目。
  “你和他究竟是什么关系?!”
  一时间不知道她究竟维护的是他还是他,欧辰黯痛地看着她脸上的红痕,声音僵冷地问。
  “你……还是在意他?”
  又涩又痛的情绪让洛熙的语气也冰冷起来。
  空气中流淌着痛楚的气息。
  尹夏沫没有再看任何一个人。
  她沉默着蹲下,将方才被欧辰洒落地上的旧照片一张张捡起来。指尖拿起那些旧照片,看着画面里旧时的场景,心里隐隐悸痛,她以为强迫自己冷漠就可以将以往的岁月全部忘却,可是看到这些照片时,她才明白那只不过是欺骗自己的催眠而已。
  “忘了吧。”
  尹夏沫轻轻吸气,背对着欧辰说。她将旧照片反拿在手中,只露出昏黄的背胶,所有的画面都看不见了。
  “五年前的我并不值得你留恋,那段回忆也并不值得你如此追寻,想起那些只会让你痛苦,所以——请你忘了吧……”
  她将旧照片丢入身边的纸篓。
  一张张昏黄的背胶,却有一张照片固执地翻转过来,画面里是圣辉校园的广场,少年的欧辰站在她的面前,轻弯下腰,在她的手背印下一个吻,画面里的她凝望他,悄然流露出属于少女的娇羞。
  “究竟发生过什么……”
  恍惚间觉得被扔掉的是他淌血的心,欧辰看着她冷漠地将旧照片扔进纸篓,又痛苦又愤怒,却不想流露出太多的脆弱让她嘲笑。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他声音暗哑,“是我做错了什么,才使得你开始恨我,宁可我忘记你,也不愿意再和我有任何交集……”
  “没有。”
  过往的事情也许无法用对错来评判,是两人的性格使得分手成为唯一的选择。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欧辰下巴紧绷,“难道因为你的一番话就应该将我的记忆全部抹去吗?过去的孰是孰非应该由我自己来判断,而不是由你来告诉我!”
  “说得好。”
  洛熙淡淡地说。
  “原本就不应该由沫沫来告诉你,记得或遗忘是你自己的事情,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着她质问呢?”
  欧辰冰冷的眼光盯向洛熙。
  “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对我说话?”
  欧辰语气里的高傲让洛熙挑起眉毛,然后,他忽然笑了,笑容美丽异常又强烈嚣张。
  “沫沫……”
  洛熙轻笑着,呵气如兰:
  “或者,索性告诉他好了,省得他心心念念对你纠缠不清……告诉他,当年你们分手是因为我的出现……是因为我,所以你……”
  “洛熙!”
  尹夏沫只是一怔,已明白洛熙想要做些什么,慌忙抬头看向欧辰,他眼眸黯绿如湖底,看不出他的情绪,而身上仿佛已有结冰的霜,那股气息令她寒战。
  “怎么?我说错了吗?”洛熙的笑容轻柔无害,眼珠漆黑漆黑,“难道不是因为我的出现,才终于导致你们分手的吗?”
  “够了。”她低声喝止他。
  “是这样吗?”
  紧滞的声音从欧辰喉咙里挤出,死寂般的休息室里,他的影子空荡荡地映在地面上,仿佛随时会消散。是因为这个少年的出现,五年前的她才选择背弃了他吗?
  尹夏沫握紧手指,她内心挣扎了一下,最后仍是柔软了下来,琥珀色的眼瞳望着欧辰: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怎样?”
  洛熙似笑非笑,纤长的手指穿过她浓密的长发,轻柔却固执地将她的脑袋扳向自己,逼得她的视线里只有他一个人。
  “要隐瞒他多久呢?难道想要跟他旧情复燃吗?”她越是想保护欧辰,他心中越是有深刻的恨意,五年前被遗弃的痛苦如噩梦般再次向他袭来,他用催眠般的声音说,“……沫沫,你告诉他,你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因为我,你和他在五年前已经分手了!”
  尹夏沫闭上眼睛,调整呼吸,试图将纷乱如麻的心绪整理出最理智的判断。洛熙却不肯放过她,手指一紧,她的头发被扯得微微作痛,她痛得睁开眼睛,碰触到他倔强暗恼的眼神,那目光逼着她,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
  她怔住。
  洛熙又紧紧地抱住她。
  低哑痛楚地说:
  “忘了吗,你说过喜欢我……已经放弃了我一次,还要再放弃我第二次吗……就让他离开你吧……”
  她以为他是在演戏。
  是用他最擅长的手段来打赢这场所谓的“报复”之战。可是,也许是他真的演技太过高明,那话语里最轻微的一点沙哑令她忽然无法用力推开他。
  欧辰眼前一片黑暗,仿佛在寒冬的深夜,没有光亮,寂如死亡。那两人拥抱在一起,就这样在他的面前,拥抱在一起,令人眩晕的黑暗里,他不需要再看下去了,事实已经如此明显地摆在他的面前。极至的痛苦之后。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