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梦书包-免费小说在线阅读
甜梦书包
当前位置: 主页 > 近代现代 >

无往而不胜的童话 作者:明晓溪

时间:2022-01-23 23:22 标签: 明晓溪
无往而不胜的童话 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8307 更新时间:07-03-02 15:11 啪! 一本新出炉的仁德学院校报狠狠摔在明晓溪的课桌上! 正在整理期末考试卷子的明晓溪双手险险被砸到,她诧异地抬头,看到的只是一个狂怒而去的女生背影。是她们班的吗?好象从来没
 
无往而不胜的童话 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8307 更新时间:07-03-02 15:11
    “啪!”
 
    一本新出炉的仁德学院校报狠狠摔在明晓溪的课桌上!
 
    正在整理期末考试卷子的明晓溪双手险险被砸到,她诧异地抬头,看到的只是一个狂怒而去的女生背影。是她们班的吗?好象从来没见过呀,难道她专门跑来向自己投掷暗器?
 
    小泉凉凉叹息,抓过校报:“姐妹啊,你现在是全民的公敌。”
 
    “咦?……”明晓溪觉得她语气不善,似有后话。
 
    “知道那个女生来做什么吗?”小泉的声音从校报里飘出。
 
    “嗯?……”来做什么?不是送报纸吗?
 
    “她是来骂你的……”
 
    “啊?……”明晓溪眨眨眼,她觉得比较象是来打她的,校报暗器凌空飞来……
 
    “……但是知道你武功高强,怕把你惹急了挨扁,所以让校报来严厉指责你。”
 
    小泉啪地一声将校报摊开拍在她面前,按低她的脑袋,玉手一指——
 
    “看!”
 
    “仁德学院本月最冷酷无情奖——明晓溪同学!”
 
    标题下的配图是她上排球课时神采飞扬的照片,以及她门门优秀的期末成绩单。(这些记者莫非都是间谍出身,成绩单她刚刚半小时前收到,居然就已经印在校报上了。)
 
    明晓溪敷衍地草草一看,文章中那些措辞严厉、怒火激昂的字眼早已无法触动她一个多月来被各种“明枪”、“暗箭”训练得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超级强悍神经了。
 
    “姐妹,不是我不挺你,你做得的确过分了一些。”
 
    “我很过分吗?”明晓溪冥思。
 
    看着她一副“不知错在哪里”的神情,小泉狠不能扑上去咬她两口。
 
    “风间学长是为你受伤的对不对?”揭露她,让她惭愧。
 
    “是。”明晓溪低下头。
 
    “他伤得很严重很严重,差一点点就死掉了,对不对。”小泉眼中含泪,她的风间澈,她梦中的完美情人风间澈。
 
    “……对。”血色渐渐从明晓溪脸上逝去,那段日子,即使已经成为过去,却还是常常在半夜化成噩梦将她惊醒。
 
    “而你!而你居然还来上学!!”
 
    “啊?……”
 
    “你应该衣不解带地时时刻刻守在风间学长的病床前!你应该面容憔悴、苍白消瘦、泪流不止!你应该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满心满念除了风间学长还是风间学长再也容不下其他的事情!!”
 
    明晓溪张大嘴:“可是,风间学长已经没有危险了啊。”
 
    “闭嘴!!!”
 
    怒喝象平地炸雷,从四面八方传来!
 
    明晓溪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乌鸦鸦一大群女生包围,有她们班上的,有外班的;有她认识的,有她不认识的;有高年纪的,有低年纪的。她们全都双手掐腰,眼冒绿光(真的是绿色的),瞪紧包围圈中心的“人民公敌”,如果眼睛可以发出飞镖,明晓溪的身子保证比芝麻饼还精彩。
 
    好汉不吃眼前亏,明晓溪乖乖低头认罪,继续聆听“人民的代表”——小泉对她的审判。
 
    小泉咬牙切齿:“可是你——明、晓、溪,你却照常吃!照常喝!照常睡!”
 
    可是,如果不吃不喝不睡,风间澈还没苏醒,她就已经翘了。
 
    “还有——眼泪呢?你的眼泪呢?明晓溪,你知道我们为风间学长流的泪,可以灌满三个仁德学院……”
 
    此话一出,所有在场女生皆眼含两泡热泪,吧嗒吧嗒向下坠。
 
    明晓溪终于明白了,风间澈是被她们的眼泪唤醒的。因为如果他再不醒,世界便会发大水,而他是一个太善良的人。
 
    小泉抽噎着继续控诉:
 
    “风间学长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可是,他刚好一些,你竟然就回来上课,该死的还堂堂不缺!期末考试,没有人性地还居然拼命考个科科优秀!中午吃饭,就你吃得最多,比猪还多!你看你,一点没瘦,还容光焕发,个子还窜高了几寸!”
 
    小泉边说边伸手过来掐她的胳膊:“原来的婴儿肥居然还没了,变成了肌肉,皮光肉滑的,明晓溪,你到底是在谈恋爱还是在照顾病人!”
 
    明晓溪吃痛地一缩,把胳膊从她的魔爪下抢回来。死小泉,怎么能进行肉体攻击呢。
 
    小泉的话提醒了包围的众女。
 
    “喂,明晓溪,你是不是还和牧野流冰在一起?”
 
    “没良心的女人!风间学长为了你伤成那样,你居然还和牧野流冰拉拉扯扯?!”
 
    “你对不对得起风间学长?!”
 
    “你还有没有一丁点人类的良心啊!”
 
    “我真是瞎了眼,以前居然崇拜你这种人!”
 
    “你如果不能一心一意地爱风间学长,我发誓会恨你一辈子!”
 
    ……
 
    ……
 
    有点搞不懂了,明晓溪奋力拨开重重喷溅而来的口水,惊讶地问:“麻烦等一等——”
 
    虎视眈眈。
 
    众目睽睽。
 
    目光如箭。
 
    “那个,你们不是都很喜欢风间学长吗。如果,我是说如果,我跟风间学长在一起了,你们不会伤心吗?”
 
    沉默。
 
    一片沉默。
 
    然后——
 
    “去!!!”
 
    口水一坨坨向明晓溪狂喷。
 
    幸亏明晓溪身手不俗,闪电般抢过小泉的包包盖在脑袋上。好险,差一点她就变成一个名副其实的“臭女人”了。
 
    “明晓溪你少臭美了!”
 
    “我们是让你死心塌地爱上风间学长……”
 
    “但是风间学长却不爱你……”
 
    “刻骨铭心的爱恋……”
 
    “却得不到他的心……”
 
    “日日相思……”
 
    “毫无结果……”
 
    “你的身心倍受折磨……”
 
    “蹂躏……”
 
    “摧残……”
 
    众女齐声呐喊:
 
    “谁叫你让我们最爱的风间受伤!!!”
 
    ***    ***
 
    明晓溪感叹自己见的世面实在太少,从没想象过医院里会有这样的病房。
 
    风间澈的病房比五星级大酒店的总统套房还要豪华。哎呀,其实她也没资格发这样的感慨,因为她一来鲜少进医院(除了牧野流冰那次),二来也没去过五星极大酒店的总统套房。但凭直觉,她也觉得这里实在是太太太太豪华了,一点也不象在医院里。
 
    她知道风间家在政界很有威望,却不晓得他家还那么有钱。也是她笨,古往今来,没有金钱的大力支持,怎么可能在政坛混得长长久久如鱼得水呢?
 
    鲜花和水果和各种各样的礼物堆满了病房,明晓溪努力从怀中小山般的礼物的缝隙间寻觅道路,小心翼翼地摸进风间澈所在的内间。
 
    风间澈穿一套白色的丝质睡衣,柔顺服帖地勾勒出他身体修长的轮廓。他似乎刚清洁过,肌肤清爽,黑发微湿,几缕发丝顽皮地溜到他眉宇间,逗弄着他温柔的双眼。
 
    他原本斜靠在雪白的枕头上,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但明晓溪细碎的动静让他扭过头来。
 
    风间澈微笑,他的笑似乎穿越了空间穿越了时间飞到明晓溪的眼底。
 
    风间澈和暖的笑容和目光,使在场的其他人也发现了歪着头双臂捧满五颜六色闪闪发光礼物的傻呆呆的明晓溪。
 
    护士谷木静看看傻笑的明晓溪,再看看温柔的风间澈,打趣道:“风间少爷,你的小女朋友来了。”
 
    明晓溪沉迷在风间澈的笑中,谷木静的话象空气一样飘飘飞过,天啊,他的笑容好迷人啊,怪不得有那么多少女为他倾倒。
 
    莱曼大夫在病历上做完记录,抬头和谷木静相视一笑,两个少年人每次见面都是一个笑一个呆。
 
------分隔线----------------------------